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不敗的魔術師 | 01-Mar-14, 23:53 | 社會時事 | (484 Reads)

都係嗰三句:

1. 留:做個順民

2. 進:革命造反

3. 逃:移民他方

***

願:

1. 劉進圖早日康復。

2. 警方早日破案,將兇徒及主謀人繩之於法。

***

其餘的,不想多說,怕:

1. 白色恐怖

2. 私人言論自由空間被打壓

讀者諸君如有興趣,請參閱「伸延閱讀」,並自行分析領會。

***

伸延閱讀:

劉進圖君遇襲,大家真知道真相?

D100 一呼百應 還聲於民的相片 · 「 D100 一呼百應 還聲於民」的專頁

【短片】【梁粉?】阿澤斥CY女冷血 黃秋生回敬:我想知你有幾熱血!(蘋果日報 2014年3月1日)

【劉進圖遇襲】CY次女言論惹圍攻 疑被冒名貼粗口圖(蘋果日報 2014年3月1日)

禍不及妻兒不是這個意思 

劉進圖遇襲和新聞自由到底有什麼關係?

請先問問你老豆做過什麼! 

報販霞姐被殺案 維基百科

 

 

 

 

2014/03/01 23:54:27 


[7]

煉金師兄、魔術師兄,太同意這種傳媒偏頗的看法了。

傳媒有自由,有立場沒問題。但能做到中肯報道嗎?嘿!

網上與紙上輿論都是一面倒的,像兩位的聲音很微弱。但哪種是主流?若虛慶幸尚有名博客獨立思考。


[引用] | 作者 余若虛 | 05-Mar-14 04:19 | [舉報垃圾留言]

傷港主流咪係反共囉!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不敗的魔術師 | 05-Mar-14 23:33

[6] Re: 不敗的魔術師

在現階段不能作出打壓新聞或私人恩怨的結論。
但我依然參與反暴力遊行,和反佔中集會。因為邏輯是一致的,就是對暴力說不。

提外話:
上星期的城市論壇,到最後一段,有個面善的維園之友(應該以前在電視台工作),出口成理。他說第四權給傳媒用來監測政府是重要,但同時監測傳媒的操守一樣重要。

人們常說因為梁特首上場才出現愛子頭組織。錯!我認為主因是傳媒報導偏頗,有的傳媒人公器私用(如李慧玲)。所以他們才組織起來發聲。這是物極必反的道理。


[引用] | 作者 Quality Alchemist | 03-Mar-14 22:47 | [舉報垃圾留言]

//人們常說因為梁特首上場才出現愛子頭組織。錯!我認為主因是傳媒報導偏頗,有的傳媒人公器私用(如李慧玲)。所以他們才組織起來發聲。這是物極必反的道理。

同意,基本上傳霉(尤其是係紙上和網上的傳霉,電視台較為持平)都傾向倒梁(抑或係任何一個人做特首佢地都反對),無所不用其極,所以才有一班人走出來反抗(當然佢地的行為比網民更小學雞).

我每個星期都會睇城市論壇的,不過係錄起來睇重播.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不敗的魔術師 | 03-Mar-14 23:46

[5]

香港人會慌張失態至此, 一眾傳霉學棍應居功至偉吧


[引用] | 作者 Electric Alice | 03-Mar-14 10:46 | [舉報垃圾留言]

傳媒冒險揭露惡勢力的壞勾當,當然值得敬佩,警方亦應多加保護。

但話明是惡徒,他們是沒有責任去「維護新聞自由」的。呢個責任,係要由政府和警方去承擔。所以那個遊行,我是看不明subject matter是什麼。如果政府不維護新聞自由,那就跟政府投訴也沒用;如果係惡徒所為,那麼向什麼人投訴都沒用,只是要求警方再加把勁,市民亦儘量提有關資料,希望能夠早日破案。

當然,萬一劉君真的係因為個人恩怨被斬,那就和新聞自由無關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不敗的魔術師 | 03-Mar-14 19:41

[4] 行動最實際

雖沒實質證據,但因為新聞界自亂陣腳,客觀結果是新聞自由因畏懼而受打擊,所以大家要用行動來支持。
為什麼說沒實質證據呢?我分享一個真人真事。我有個世叔伯的媒體朋友,他的頭部被襲而死。
當年各媒體都緊張,警察在現場找到了一支鐵棒留有指紋。之後到一間小學拿下一名教師。
原來世叔伯的媒體朋友和別一朋友的老婆有染。所以凡事看證據才下結論比較好。

現在年輕人寫facebook,如果不是在這裡看,根本不知道”LOL”是代表什麼。


[引用] | 作者 Quality Alchemist | 03-Mar-14 00:41 | [舉報垃圾留言]

依家香港社會己不再需要講證據,一句「相信」、「懷疑」、「我就係證據!」就可以頂上萬句,老毛都比唔上佢地.

由反國教開始已經係咁.

「女嬰疑遭柺帶」事件,已經話俾我地知,香港人已經被自己的恐懼支配,有乜事發生都疑神疑鬼.

之後的理為零,留進逃都是一樣.

自製白色恐怖,然後一起遊行,齊齊為大家壯膽,如此神經質,卻又怪責某小女孩的老豆做了什麼什麼(依然是無證據的猜想和懷疑)...

曾幾何時自信滿滿的香港人,為何竟會慌張失態至此?

實在是太可憐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不敗的魔術師 | 03-Mar-14 01:07

[3] Re: 不敗的魔術師
不敗的魔術師 :

一位通識版供稿人如是說: 3. 她有言論自由嗎? 她有。但全世界也有反駁她和批評她的自由。 4. 這樣群情洶湧算不算網絡公審? 她也算是公眾人物,她的言論是公開言論,如果迴響和知名度及言論激烈程度成正比,那不算是公審。不過還是要提醒網友們一點,在言論的公共領域,議論、爭論是很平常的事,不過...


自由之珍貴,就是不需要盲從大眾,不需要隨波逐流,也不需要理會世俗習慣的所謂對與錯。一個人的悲哀,不等於要所有人跟隨悲哀!那個桃色老編被斬,我就是從中作樂,又如何?看見香港一大群沒有獨立思維,一切盲從的應聲蟲,一個有獨立見解的人,為甚麼不能開心笑?

那些說要離開的人,希望他們言出必行,不要大隻廣,更不要講是天下無敵,最後做是無能為力。要離開,這裡不留人!

Come on people!決定離開與否,是自己決定,不需要問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妹妹。能否表現出一點作為一個成年人的起碼承擔?提這樣的問題,只說明從智商,情商或什麼東東,講這話的人,都是低能低 B,又不想負責任。這樣的人,無論在任何一個正常社會,都是弱勢社群,沒有前途。呵呵,香港這個低 B 社會,竟然有這麼多這樣的人。

蝦餃
[引用] | 作者 蝦餃 | 02-Mar-14 21:43 | [舉報垃圾留言]

//決定離開與否,是自己決定,不需要問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妹妹。能否表現出一點作為一個成年人的起碼承擔?

她不是一個普通的二十來歲小妹妹,她是CY的女兒,註定要被針對。這就是「通識投稿人」的邏輯。

//看見香港一大群沒有獨立思維,一切盲從的應聲蟲,一個有獨立見解的人,為甚麼不能開心笑?

近年香港出現了一個「族群」,他們感情特別澎湃,特別容易哭,有甚麼慘事發生(例如疑似柺帶事件),都會感同身受,表現出高尚情操。他們未必真係關心受害人,但只要有其他人提出其他論點,都會被他們指責,受圍攻。與其被指為冷血,被網絡公審,大家不如站在道德高地,槍口一致抵抗邪惡勢力。雞蛋和高牆,你站在哪一邊?

這就叫言論自由。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不敗的魔術師 | 02-Mar-14 22:38

[2] 香港監獄

Come on people!香港什麼時候只能容許一種聲音,一種猜想?

這是一宗暴力事件,案發動機,在沒有找到兇手之前,誰也不知。但為什麼我們只能有一種聲音,一種猜想?說它跟所謂新聞自由有關,不同意這樣的說法,就要給人圍毆?這是什麼世界,這是自由香港?自由香港,什麼時候變作一個大監獄?我們連發出不一樣聲音的自由都沒有?

首先看這案件性質,這是非常專業的殺手行為。但人家的目的不是要殺他。根據專業人士分析,就是看殺手出刀的手法,專業人士從事發那一刻就知道,他沒有生命危險。之後我們果然看到他可以打著 OK 的手勢離開深切治療病房。

如果要他的命,就會在他前面出刀攻擊,不是背後劈。此外,刀砍他後腿,跟他的動脈血管有距離。一個真心要他命的殺手,會不懂血管位置?會不知道那裏出刀?

這明顯是有人要教訓這位過氣總編。但一個報紙佬,且已經下台,彷如是用過的電池,有點能量,但微不足道。這樣的電池,相信誰也不會理會,更不可能出動職業殺手去教訓他。成本太高昂了,花不來。

如果他還當總編,蝦餃還相信那些廢話,他遇襲跟他處理新聞手法有點關連。Come on people!不要當所有香港人都是白癡。

剩下的就是不同猜想,反正案件沒有偵破,任何襲擊動機的猜想都可以成立。

蝦餃這裏提出一個不同方向的猜想,因為知道樓主對相學有點研究。因為我從電視畫面看他的相,有點桃色曖昧神情,就是我們說的桃花眼。這是我第一次看他的臉,即時有的感覺。

如果連接之前,人家只想教訓他這塊沒有什麼能量的老電池,新的猜想就是:他偷了一個黑道老大的老婆,人家只能通過他們的傳統做法來處理這些桃色糾紛。

相信最不願意破案的,不是他,是他老婆。因為任何女人都不想公開自己老公偷腥的記錄吧!?

希望警方能早日破案,推翻蝦餃猜想。

在沒有破案之前,任何猜想都可以成立。這就是我們說的,且非常珍重的:言論自由!

蝦餃
[引用] | 作者 蝦餃 | 02-Mar-14 16:33 | [舉報垃圾留言]

一位通識版供稿人如是說:

 

3. 她有言論自由嗎?

 

她有。但全世界也有反駁她和批評她的自由。

 

4. 這樣群情洶湧算不算網絡公審?

 

她也算是公眾人物,她的言論是公開言論,如果迴響和知名度及言論激烈程度成正比,那不算是公審。不過還是要提醒網友們一點,在言論的公共領域,議論、爭論是很平常的事,不過如果變成了恐嚇或言語暴力的話,那就令事情變質了。

 

5. 她的言論跟梁振英有沒有關係?

 

建制派最喜歡講傳統價值。儒家文化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他的女兒是他教出來的,或多或少跟他有關。不過呢,她的女兒已經22歲人,梁振英不需為她的言論負責。不過公眾一定會把兩者聯想在一起的,誰叫梁振英當初「選舉」的時候大打家庭溫情牌?這世界很公道的,你sell家庭,你的家人言論自然入你數。

 

6. 她的言論有什麼問題?

 

Well,你可以說,連她的父親也要第一時間去「慰問」劉進圖,她就在facebook上大放厥詞說不關新聞自由事,還要”come one people”;再早前一句說不用專家也知是教訓式襲擊,”LOL”(laugh out loud)。這種說話連土共也不敢公開講(即使他們可能這樣想)。

 

一位神經質的人如是說:

 

「出得0黎行,預咗要還」。筆者同意,任何事情,也不應妄下判斷,對於劉進圖被斬一事,筆者亦曾擔心,如果全世界都以為事情和ICIJ報導有關,可能會令真正的兇手逃之夭夭;但無論原因為何,劉進圖身為明報高層,經常要為新聞報導引起的爭議和別人的不滿負責,甚至要處理多宗誹謗訴訟等,認為他的受襲事件與其工作有關,是一個非常合理的分析;而劉進圖出事之後,整個新聞界、學界以至評論界,均極為憤怒,並十分擔憂香港言論及新聞自由淪陷,這種陰霾和恐懼,是前所未有的,從客觀後果看,這事與新聞自由極有關係。

 

梁小姐,當你問“PEOPLE”這與新聞自由何干之際,請你先問問你老豆,他到底做過甚麼,為何在他管治下,香港會變得如斯神經質,無時無刻都說有白色恐怖。

 

:

:

:

 

筆者不知道是什麼令溫文的劉進圖慘遭毒手,但當全城感到恐懼不忿,連李嘉誠也感到心傷之際,你梁小姐竟然可以LOL?﹗你憑什麼?

 

筆者現對梁振英治下的香港,感到極度不安。梁小姐,請你問問你老豆,他是否已在籌備連任?他是否一定要做夠十年?如是,我們無能為力,我們會認真考慮離開。梁小姐大恩大德,請給我們答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不敗的魔術師 | 02-Mar-14 20:07

[1] 文革重現

文革重現,大家都不用腦袋!

網誌推介:
(在沒有更多證據前,我不妄下判斷說這是「中央下毒手」云云,因爲祇要你願意不看證據而接受陰謀論,你的腦袋就會從此報廢。)
出自山中雜記 - 暴力‧壓力
http://montwithin.wordpress.com/2014/02/27/暴力‧壓力/


[引用] | 作者 Quality Alchemist | 02-Mar-14 00:32 | [舉報垃圾留言]

一位通識版供稿人如是說:

 

1. 是不是「禍不及妻兒」?

 

禍不及妻兒是指某人的妻兒沒有做任何事也受牽連,現在是梁振英個女,一個22歲正接受高等教育的成年人公開言論惹起公憤–那是public post,是全球60幾億人都看得到的。

 

2. 是不是因為她是梁振英個女所以人們特別要反駁她?

 

當然是。全世界政府首腦的家人都是公眾人物,梁振英好歹也是個政府首腦,他的家人也是公眾人物,他們的私隱雖不應以狗仔隊方式揭秘,但如果是公開言論,那就是公共領域的事情了。況且,梁振英「選舉」的時候,不是一天到晚把家人掛在口邊嗎?他選的時候已經用家人跟他綑綁在一起來建立個人形象了。

 

3. 她有言論自由嗎?

 

她有。但全世界也有反駁她和批評她的自由。

 

4. 這樣群情洶湧算不算網絡公審?

 

她也算是公眾人物,她的言論是公開言論,如果迴響和知名度及言論激烈程度成正比,那不算是公審。不過還是要提醒網友們一點,在言論的公共領域,議論、爭論是很平常的事,不過如果變成了恐嚇或言語暴力的話,那就令事情變質了。

 

5. 她的言論跟梁振英有沒有關係?

 

建制派最喜歡講傳統價值。儒家文化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他的女兒是他教出來的,或多或少跟他有關。不過呢,她的女兒已經22歲人,梁振英不需為她的言論負責。不過公眾一定會把兩者聯想在一起的,誰叫梁振英當初「選舉」的時候大打家庭溫情牌?這世界很公道的,你sell家庭,你的家人言論自然入你數。

 

6. 她的言論有什麼問題?

 

Well,你可以說,連她的父親也要第一時間去「慰問」劉進圖,她就在facebook上大放厥詞說不關新聞自由事,還要”come one people”;再早前一句說不用專家也知是教訓式襲擊,”LOL”(laugh out loud)。這種說話連土共也不敢公開講(即使他們可能這樣想)。

 

一位新聞系學生如是說:

 

你們說把劉被襲擊和新聞自由兩件事放在一起是胡亂聯想、毫無理性,遊行抗議也只是為了「搞野」,說不定根本就沒有關係。

 

但我想告訴你們的是:沒有人比我身邊這一班穿著黑衫的新聞系同學更希望事情只是一場誤會,和新聞自由無關的了。因為他們才是將來要入行,拿著低工資、忍著長工時、每天忙忙碌碌地保障你的知情權、你卻不以為意的人。更糟糕的是他們現在還要忍受這種無時無刻、未知緣由的恐懼和不確定。

 

關於案子的原因:你相信香港近來多起傳媒人遭襲擊案子是巧合也就算了,畢竟警察一起案子也未曾破過;你不了解劉進圖人格正直低調我不怪你,畢竟道不同不相與謀。

 

但是有關也好、無關也好,這都是一場新聞自由的戰爭。

 

就算警察最後發現劉被襲擊真的和新聞沒有關係,只是兩個瘋子磕了藥、騎著摩托砍人來玩,我們就不該拿新聞自由說事,新聞從業者的恐懼就會減少嗎? 不會, 一點兒都不會。

 

這就好比把你掛在大廈樓頂,讓你害怕、尖叫、胡思亂想,最後一刻把你拉上來,笑眯眯地對你講,別傻了,我逗你玩的。

 

你要是看不懂,我再舉個例子。你小區總共六戶人,除你家以外的五戶人在一年之內陸續都被入室搶劫了,擔驚受怕了一年后,警察破案告訴你,小偷只偷養貓的人家,虛驚一場,你很安全。

 

就算最後的結局不像預料的那麼糟糕,那你這期間所經歷的不安和恐懼就不是傷害了嗎?道理很簡單,未知的恐懼的傷害可能遠遠大於你的實際損失。

 

這就是現在新聞工作者現在及將來可能面臨的恐懼,不知道敵人在哪,不知道原因,不知道結局,只能靠現有的種種跡象去猜去想。壞人不需要真的kill us all, 他們要的只是把每個新聞工作者變成驚弓之鳥,並且讓這種驚嚇在很多人看來還幼稚可笑。

 

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就算是超人也扛不住的,更別說還要及時、準確的報導新聞,行使社會第四權。

 

Come on people! 與其去質疑案子是否和新聞有關,你們不如去想想為何現在香港新聞自由墮落至此?一個人就能激起新聞界的千層浪,這是誰的責任?

 

不要再和我扯案子和新聞有沒有關係,這場戰爭只可能、也最應該以新聞自由的名義打響。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不敗的魔術師 | 02-Mar-14 20:06